温水Orsasro

来自费里西安诺的日记:塌陷〖01〗

【伊双日常向:暗恋/单恋向设定】

来自费里西安诺的日记:塌陷〖01〗

【学院AU】

「来自费里西安诺的日记(写给横切掌心的美工刀)」

手掌,还是很痛呐,无论是消毒酒精还是止痛的药片,都不能解决。啊,这绷带的掩饰是否能遮盖嘴角的苍白。亲爱的日记,告诉我,如果在这里、我哭出声的话,还会不会有人在那里转身朝我走来?

我说“我非常好,我没事”,小小的谎言、你能够看透吧。也许你已经忘了我的那些玩笑吧,曾说过“我真的喜欢你”,痛到骨髓里的那种“喜欢”——“喜欢”、与“我爱你”的界线,会是什么?我现在希望可以向我的太阳穴射一颗子弹,把我脑子里的你杀死。

滴答的钟声是一种抚慰,足以让我度过这无法入眠的夜晚,也许它能够阻止明天偷走我全部的时间。

我最好就像你早已说明的那样、已被彻底摧毁。我已崩溃,几近失去呼吸,我的心脏,尽管还在跳动,却已四分五裂。

已然厌烦一切,啊啊啊、请全部停下吧,已经不再有眷恋的价值了,一直心存芥蒂与焦躁不安未免有些不划算。

看吧,已被压瘪的我的逃避之路,若无法坦然前行不如直接就此死去。

比起咒骂着“早该这样”,不如说是“早不该这样”,比起埋怨着“还在逃避”,不如说是“被赋予取予求”,决绝也好逃避也好,喜欢也好怨恨也好,就当它们是过错吧,这样就好了吧?

前方看似还有很长的路。血液流尽之时,我还能回到这里吗?

能再说一句晚安吗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完全扭曲排列的字母,笔画透进了纸张深处)【画“X”在欧洲书信里可以表示“吻”】

「来自罗维诺的日记」

这意味着什么——我讨厌这种感觉。

最近,我总是一个人,不知不觉就在电视机前陷入沉睡,我每晚都有想要喝得酩酊大醉的欲望,这样大概不会睡得不安。

今天做晚饭时我踹了我的猫一脚,因为我说的话它永远也不会懂。

他今天拒绝在餐桌上享用晚餐。我本应愤怒,然而一阵无力,竟有头晕目眩的错觉。然后眼睁睁看着他走进房间的阴郁。

我去洗了所有的盘子,今晚,却没有人可以帮我擦干它们;今晚,没有人告诉我现在已经很晚了,快去睡——我脱下我的衣服把它们狠狠扔在地上,可是尽管如此,也没有人跟我说要把它们放进脏衣篓。

我赤裸着抱着双膝坐在浴缸里,沮丧地思考。啊、麻烦啊。该死的误会。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真的是个感情迟钝的人吗?这样的否定自己本来不喜欢可明明也会有道理。

今天与昨天如此相像,想改变明天,必须改变今天。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因为心中已空无一物,感到空虚而哭泣,一定是渴望得到充实,与人的牵绊亦是如此。

我忘不了他用少年的深情凝视着我,抱膝跪在床上,向那天的我说抱歉,与看不见的敌人战斗着,如同六畳一间的堂吉诃德。张嘴也罢,反正我的目的也是一样丑陋——我转身而走是为了不让他看见我想要被爱而哭泣,是因为尝到的温暖让我眼角酸痛。

那个笨蛋,他一定是因为,太过认真地活,才让我对世界稍微有了好感。

呐,费里西安诺:一直以来我总是讨厌自己的不自在,不过如今因为你带过我的快乐而早已淡忘。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忍受着抱怨着,总是对别人心存疑虑;虽然不善言笑,可因为你的存在,笑的次数增多了,这是理所当然形成的吧。一直以来 我总是在逃避,去爱和被爱,害怕去面对现实与过去,暴露的内心越发如此。其实我自己明白,不能再这样了。因为有这样的你在我身边。

虽然不知能否顺利,之前的亏损,就由之前不愿信任的我,全部夺回吧。想把至今为止的一切都一笔勾销,想把至今为止的失败都撕裂丢弃。

但倘若你对我说,“我喜欢这样的你”,这样保持原状地说也可以吧。

因为——笨蛋,我也是啊。

所以——求求你,和以前一样,露出笑容,擦干眼睛里懦弱的眼泪,来到我面前吧!感谢有这样的你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你在我身边。

我感到很抱歉啊。

我们不应该——背对背哭泣的吧。

 
评论(2)
热度(13)
主APH厨/写手
〖二次元、欧美圈、杂食〗
【APH伊双子(北南only)/北伊厨】
<企鹅扩列请查找与此号相同的ID名>
<新浪微博:吃意大利面的温水>
© 温水Orsas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