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水Orsasro

来自费里西安诺的日记:情话〖03〗

【伊双日常向:暗恋/单恋向设定】

来自费里西安诺的日记:情话〖03〗

【学院AU(写给更衣室里的罗维诺)】

亲爱的日记本,今天,请为我记录这一瞬间的痛苦吧。

啊啊啊,今天的体育活动迎接了久违的网球运动。但是我对黄绿色网球的感知却变成了交叉的脊骨,柔软的亚平宁山脉!

想在下午的闷热里试一试叫出名字、发出呼唤的声音。果然夏天比较适合雪糕和海浪而不是暴晒的五五分网球场。

在更衣室湿润的猫眼边途径,自己的目光却如同不经意间刺入皮肤的荆棘,放不下的吊桥为何无法丢掉?默念:驱除障碍,看透世界。

我现在说的是:如果我知道更衣室里有谁的话、啊、我可不想拥有透视的超能力。

哥哥——我每天都在演绎着,为了某人而制作出的印象,以谎言着色加固,不断修饰,因为我无法独自生存,因为无法放弃在梦中编制的,与你的小小的联系。

啊啊啊——是谁呢?原来是安东尼奥和哥哥。抱歉,我应该敲门的(真过分,两人独处在衣橱之间、呐,那种姿势该怎么解释)。

我一边进行着空虚的对话,一边以假笑迎来迅速扭头关门而去的全身而退。为了谁而欢笑,为了谁而哭泣。全部全部都是自作多情?

怎么办?明明已经以为自己足够勇敢了。

“强行夺取”还是所谓他人物品?有点不尊重的意味,但是看起来我才是猫咪的主人吧?

“笨蛋弟弟,放学后我和你一起回家吧。”

你主动以颤抖的指尖轻抚过的原谅,无论反刍多少次也无法改变的过去,究竟、究竟你的本愿渴求着什么呢,是谁的妥协?是你、还是倒映在你眼中的——我呢。 是谁?

无论何时都在继续着表演,按照剧本继续下去吧,反正晨曦来临之时一切就都会消失了。

在这颗空荡荡的心也,被一如既往的每日来临的夜晚埋葬之前——微笑吧,装作一切心知肚明——献身式的爱情、对于那种事,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啊。

曾几何时背负上的是无意义的罪业,将自己扼杀了而露出舞台剧一样的笑容,委身与他人的意志,但是,只要你觉得我这样就好,我也就这样了。 找着这样的借口 伸手取得了安谧与目眩,卖出的情感再也无法买回,如今只有空壳残存于此。

你在电视前和沙发上缩起双腿,裸露的背与颈,我闭眼,想起了记录日记的日常未完成——亚平宁山脉离波河实在遥远,山读不懂河的柔软。

心脏死了呢。可怜的我,“哥哥,我要去热一杯牛奶,你也要吗?” 把天然气炉灶点燃,恶狠狠地想把你推进去,哥哥。

所有的阴暗面、与我如出一辙,就像残羹冷炙无人问津。循着空气伸出手,却触碰不到你——感觉到你在这里,于是伸出了手,却只有被抓住的虚空冷漠地嘲笑我。

形式逻辑尚不合理:如果明天的朝阳将更多悄然照亮,我会难过啊,我宁愿闭上眼睛侧身躺在灰翳,因为火炉被点亮的话,那样就看清了一切,我的丑陋也就无所遁形。

看吧,简单的谎言里隐藏着不利的真实,动荡的所有全都会被制裁呢,连对你的过去充满独占欲亦是小丑一样带着眼泪的微笑。

好痛。

【我真是一个笨蛋呐】

 
评论(1)
热度(21)
主APH厨/写手
〖二次元、欧美圈、杂食〗
【APH伊双子(北南only)/北伊厨】
<企鹅扩列请查找与此号相同的ID名>
<新浪微博:吃意大利面的温水>
© 温水Orsas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