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味温水

ø(Ⅰ.a.Lacrymosa.)

*神祗世界AU
*半天使北伊
*不明的练习
*脑洞大水坑

翅膀闪烁着光芒的海鸥在蔚蓝海面上迎着风绕了一个弯,然后在远方的雾气里轻轻沉了下去。

海与城市的上方遮盖着沉厚的云和霾。浓褐色的云朵如尘埃堆砌出的天城,遮盖万里之外的阳光。从海面上吹来的风异常寒冷,却少了些标志着生命存在的腥气。近滩处的海水甚至结出冰层,波浪一卷来,就带出一阵磕磕喳喳的撞击碎裂声。

费里西安诺站在临海的崖岸边,蜜色的眸子里也似乎染着远方地平线上的灰色雾气。远处的滩地上,一架残破不堪的航空民用运输飞机脆弱地垂直着双翼。

他身后降落一个展开了洁白双翼的男人,“费里西安诺,回去吧,你已经在这里站了四十分钟了。”“地面上还有一些东西活着。”费里西安诺的视线依旧落在海鸥消失的地平线上,右手轻轻摸了摸左手腕上的细小银色铜铃。

“暂时活着。”男人眯着紫罗兰色的眼睛看了看枯死的树木在海岸边留下来的光溜溜的木桩,“植物在这种强度的光照条件下根本不可能进行有效的光合作用。它们的消失,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吧……”

“是啊,暂时……可既然说了是活着,又有什么能够永恒呢?”费里西安诺扭过头用澄澈的眼睛看他,“这就是……对人类的神罚吗?”

“所谓神罚,都是神的借口罢了。”男人挥动几下羽翼,轻盈升腾而起,“不过这外面可真冷。费里西,你和哥哥我一起回去罢。”

“免了。谢谢您的好意。”费里西安诺眼色有些沮丧,他兀自挪动脚步绕开了男人,回避他伸来的手。“呵。不用那么担心哟。就算是圣天使,费里西迟早也会飞的。”男人耸耸肩看似安慰打趣道。得到了对方的一阵沉默。

费里西安诺走向寂静的城市深处,手腕处玻璃球般圆润的铜铃轻微碰撞叮铃作响。

十年前,人们看见从城市附近的海面上漫天席卷而来巨大的白色的云,第一次见识到了原以为轻柔纤弱的云竟然也可以来得如此汹涌。它们卷挟着狂风与烟尘,很快就遮住了太阳的光线。越来越多的烟尘与雾气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太阳再也没有出现。
稀薄的光线让成片的植物枯死,地面温度开始迅速下降。蒸腾的水汽变成暴雨落了下来,后来又变成了纷飞磅礴的大雪。内陆地区的城市因为巨大的温度落差率先崩溃,沿海地区得益于海水的热量储备获得了建设地下掩体的时间,并成功利用地热能源实现了重建。

这一切都源于那个始于平衡之巅的坠落。神罚。

十五年前,上帝之都毁于一场恐怖炸弹袭击,宗教的死亡给信仰的存在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不久,一个在联合国政府背后秘密操控世界走向的组织被揪了出来。各大国政府的特务机关迅速成立专项调查小组,终于把这个组织的秘密昭告天下。他们被指控要为在宗教战争中死去的数十亿人类负责。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联合国政府瞬间失去了原本立于世界之巅的政治权力,信誉与威望一再崩盘。这个被称为拉卡瑞摩萨的组织的核心领导——被率先处以绞刑,而剩下的部下竟被发现销毁了各种档案资料,一时间不知所踪。

之后,国家权力再次掌握在各个国家手中。可是,因为联合国直属的警备机关和军队已经达到了相当恐怖的量级,联合国依然拥有不可小觑的实力在各国周璇。而世界上最大的核弹储备仓库,也同样归属联合国管辖。

但是,拉卡瑞摩萨所犯下的罪孽,人们根本不可能遗忘。

一开始,各大国政府还矛头一致,共同指责联合国政府藏匿剩下的犯人。很快,各大国就发现了这项指控所包含的政治正确性。他们开始利用这项指控四处造谣攻击各小国,掠夺资源的同时在世界各地挤压联合国的政治势力,以求恢复在联合国治下这么多年损伤的元气。世界狼烟四起,联合国的权力一再受到威胁。

终于,重压之下的核战争爆发了。

在联合国的政府机构几乎被轰平之后,联合国终于判定自己的权力跌至“临界值”。载着核弹头的导弹从联合国位于世界各地的导弹据点呼啸着腾空而起,对各个同样持有核武器的大国开始了核打击。

持续一个月的核战争给世界带来了覆灭性的灾难。直接死于核弹爆炸和冲击波的人有数亿之巨,而核辐射带来的却是蚀刻在岁月深处的灾难。白血病和各类癌症在人群中呈现出爆炸式增长,而逐渐覆盖飘散在大地上方的雾霭更是把残余的人类逼向了地底空间。

由于地面空间的逐渐衰败,各个都市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弱。所以到现在为止,费里西安诺也不知道连同自己所处的这个城市,世界上还残存多少人。只有一个乐观估计的数字——原来人口的13%。一个诅咒的数字。

费里西安诺并没有像预料中那样回去,而在城市最高的建筑天台边缘坐下。城市中心的天空的雾霭颜色更深更沉。再也没见到鸟或者其他活物的身影。

这里,也就是遭到早期毁灭的上帝之都。他已经忘了它原本的名字,甚至也忘记了这片土地的国家的名字。可他本应知道的,当他蠕动唇瓣念出,“I–t……”继而低头去呓语,“又忘记了。”

上帝之都毁灭的那一年,附近的国家受到了神祗,有不少刚出生或是六岁以下的孩子受到诅咒,他们的背上长出了犄角,人们本以为是某种突变疾病,然而趁乱的异教却宣言这些孩子变成了恶魔。家庭纷纷将这些孩子抛弃,直至后期甚至要杀死他们……费里西安诺也是那些孩子里的一员,而如今他还对自己幼年的记忆模糊不清,也许潜意识中正是要通过冷漠的无视来洗刷那种恐惧。

只要他闭上眼睛,仍能咀嚼到当初父母抛弃年幼的他的那种绝望与仇恨。

但直到七年前为数不多的科学家才认识到那长出的不是恶魔的躯体,而是一对神赐的肉翅。

费里西安诺也是那些孩子中幸存的一者,在于他已经是一个孤儿,由神接管而重新建立在上帝之都上的教会收养了他。这些半天使们被称作“圣天使”,与教会里担任神职的“司天使”不同,他们拥有人类无法摆脱的躯壳,可以潜伏在人类中,因此常被教会派遣到各个城市视察人类的情况。

他抬头远眺,似乎看到了,那只海鸥依旧在盘旋——海鸥的身体是纤弱的,但它依然拥有刺破乌云迎接阳光的决心。费里西安诺觉得现在身处地底的人类缺乏的正是这种探知光芒的决心,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人类一定会因为自己的纤弱导致毁灭。不过,与海鸥不同的是,人类不可能把翅膀作为自己见证光芒的依靠。只要人类还能思考,他认为,头脑就是武装人类的第一选择。

远处,教堂的钟声响起,这声音让费里西安诺站起来,踩在高空最边缘,几近坠落。何其可笑!人类毁了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又把自己深深埋藏在自以为安全的地方。可是现在,原来人类不再生活着的地方,却依然有着高等文明的印记!

他们不惧怕将要持续百年千年的核辐射,不惧怕被云层掩埋的太阳,不惧怕永远望不到尽头的寒冬,不惧怕枯死的树木、崩溃的生态圈……他们强大地存在着,就仿佛曾经在那片土地上生存着骄傲着的人类的影子一样。

费里西安诺吸了口气——而他,一个可怜的未觉醒的没有双翅的人类或是天使,只等着如同海鸥般沉入深海黑暗处。

用毁灭自身的方式,为下一次的进化筛选出了方向。真是可笑啊!他紧紧攥着左手腕上的铜铃。在脑海中蓦地出现了一只冲破灰褐色云层的白色海鸥,金色的阳光洒在它展开的舒展的翅膀上。它欢快地啼鸣着,悲悯的眸子里,映出的却是同伴在浅滩上触目惊心的骨骸。

他退后一步,重心失衡,整个躯体直朝千丈之下的地面落去。

Tbc.

 
评论(1)
热度(18)
ヘタリアAPH北伊厨/杂食动物
喜欢随便写点东西的文手/高三
© 柠檬味温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