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味温水

D E S I R E.(5.)『上』

(5.)

「切尔西的微笑,指欧洲的一种酷刑,把人的脸从嘴角划开到耳朵处,样子就像是一个血淋淋的微笑。」

有人抬手瞬间就扣响了扳机——所有人都明白这个时候任何武器和援助也无法改变事实——他们输了这一局。现在只能想办法减少损失。

罗维诺的背紧贴着货车边缘,看了来时的路一眼,那头的分岔路口直通隐蔽山林,快速穿过那里他和安东尼奥就可以毫发无伤地走出去——如果宪兵的人没有守在山口周围的话。

宪兵一队的12支步枪都伸出来对准了货车车头,在支离破碎挡风玻璃的纷飞下形成交叉火力点。罗维诺意识到正面还击是徒劳的,但他也不排斥一种庆幸心理,朝蹲在货箱门闩旁的安东尼奥吼道,“我们需要黑熊(携带榴弹发射器的步枪),黑狼(普通霰弹枪)威力不够!”趁着安东尼奥钻进车内,罗维诺发现宪兵有其它接近的意图,连忙趴下威胁地放出几枪。

下士在做手势让士兵变换队形,灯台上两个狙击手立刻将上半身探出掩护区。安东尼奥刚跳出来,就听见厢顶被子弹击得向内凹陷的响声。

榴弹在夜幕中冒着白烟向车前的方向飞去,排成行列的宪兵立刻俯下了身。同时营地内出现了三辆休旅车,炸裂的物质弹射在防弹车身上,并未对车后的士兵造成多大伤害。宪兵狙击手快速填弹,数颗子弹射向货车阴影处,爆发出剧烈的火焰。

“该死,他妈的燃烧弹!”

罗维诺低声骂道,举枪朝地面的宪兵不停地开枪,将子弹打光后他又从腰间掏出了一个弹盒,补充子弹时倚靠的车身突然上下晃动几下,紧接着厢顶上传来“嘭”的一声,罗维诺立刻受到冲击力和惯性携带撞在铁皮货箱上。燃烧的气味令他突然一阵恶心,立刻用左手捂住了嘴。他努力将食道涌上的东西咽回去,这时一颗冒着浓烟的弹头从他眼前直飞而过,胃容物留在嘴里的酸苦味道,以及快速蠕动的胃部让他无法集中注意力,但他还是意识到自己该做什么了。

他向安东尼奥大叫一声“跑”,飞快穿过宪兵火力和货车遮挡的路口的缝隙处,从武器袋里拿出一枚手雷拉开拉环奋力向宪兵的那端扔去,手雷脱手那刻他拉过一支冲锋枪对着前面扫射了起来。

听到罗维诺高声的喊叫,布尼什下士前面的3个士兵都转过了身,他们正要开枪还击,手雷就炸开了,2个年轻人应声倒地,只有一个士兵迅速奔向旁边躲开了手雷。这时奔跑着的罗维诺感觉到背后肩胛骨下面传来了麻木感,紧随其后的是轻微的刺痛,甚至超过之前撞到货车货柜箱所带来的痛感。

他回头环顾,透过手雷散发出的黑烟,看到挡住营地的那几辆车里有宪兵在朝他开枪。

早已窜进路边灌木丛的安东尼奥一把扛住他的手臂,快速将他带离宪兵步枪的射击范围。

“好极了,我们真他妈赚不到这一笔了!”安东尼奥边粗重喘着气边咒骂道。

听到枪声渐远,罗维诺反而觉得浑身发冷,背后的伤口血流不止,轻微的移动也让他疼得直冒冷汗,那颗子弹似乎击穿了他的肺叶,他发觉自己呼吸时在漏气,嘴角在往外流血,脚每迈出一步都让他头晕眼花。

不过这已经无所谓了。罗维诺认为自己已经做了所能做的一切。他伸出右手,用手背将鼻孔流下的血抹掉,挺直身抓住了安东尼奥的另一边手臂。

“罗、罗维诺?”

“现在是午夜(午夜教堂将会敲响钟声,暗语指你的任务结束了,马上离开我。)。”罗维诺轻声说道。

伸手扶住他踉跄的身体,漆黑之下指腹的湿润让安东尼奥明白了。“等一下,你受伤了,我必须把你带去安全的地方。”安东尼奥说着托起他的腰,对方痛得倒吸一口冷气。“你是笨蛋吗?带着我的话,宪兵会跟踪血迹找到我们的……”“现在可由不得你说了。”见罗维诺想挣扎甩开他,安东尼奥俯身猛地用肩抵住他抱起来。“你他妈、放开老子……”罗维诺暴躁地吼道,甚至开始用手反击,却无济于事,安东尼奥拿出手电筒咬在嘴里,直往山林的边缘迅速走着。

因山林里降温的雾气而湿润的土壤在脚步下沙沙作响,安东尼奥看见面前的沙质路面上赫然一串串被铁器印出的蹄状痕迹——从这个数量估计,大概有12至13匹马——这是最糟糕的情况,由泥印的新鲜程度来看,只不过是十几分钟前留下的。

安东尼奥立即调转方向,朝植被茂密的地方跑去。“罗维诺,今晚的情况真是糟透了。恐怕骑兵团在附近溜达,到那时我们可就插翅难飞了。”“呵呵呵——”罗维诺咳了几声冷笑起来,“这还是老子这几年来第一次遇到那么狼狈的事呢……啊、上士先生、真厉害,了不得……”说着抬手抹了抹嘴角,昏昏沉沉闭上眼叹口气。

致幻的疼痛,他感到自己如同深海中遨游的透明怪物,什么都看不见、听不到。偶尔的鲸声此起彼伏,熔岩暗涌。耳蜗里鬼怪般的声音浮浮沉沉游离着,像弥撒,像祈祷,更像末日之歌。(内失血过多的幻觉。)

『未完。』

 
评论
热度(11)
ヘタリアAPH北伊厨/杂食动物
喜欢随便写点东西的文手/高三
© 柠檬味温水 | Powered by LOFTER